daodaodeerhuojidi

乱七八糟的囤文所 全职中毒 ALL叶(^-^)V

回程票[韩叶]

CP:韩文清X叶修

暧昧向,清水,轻松。

关键词:回程票

文笔烂,情节渣,逻辑无。老话,现在逃跑还来得及~XD

--------------------------------------------

张新杰从来不接陌生电话。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忍受吵闹不休的手机,在又一次操作训练中失误后张佳乐干脆跳起来抢了手机按下免提骂到,“妈的吵了一上午吵够没有?!”
    “万年老二?”那边似乎被意料之外的声音弄的有些诧异,但凭借对众人声音的熟悉还是迅速的反应过来接电话之人的身份,“快叫韩文清那个家伙派人来接我。”

“谁是万年老二啊!你谁啊,竟然敢让我们队长去接你?!”被对方理所当然的吩咐与挖苦戳中痛处的张佳乐还想再反驳两句,结果就被那头的怒斥打断。
    “医院不允许抽烟!掐了!刚给你打的绷带你怎么扯了?!小王把这个患者带去重新打一个!”

张佳乐楞住,倒是一旁的韩文清直接接过手机关了免提沉声回应,“在哪个医院?”

那边传过那人询问的对话,不等他重复护士的回答,韩文清就开口确认,“中心医院?在急诊大厅等我。”
   “是谁?”林敬言瞥了一眼边穿外套边往外走的队长,还是有些好奇。
    张新杰依旧规规矩矩的进行训练,听到身边队友的发问也没有停下,“叶修。”
   “卧槽,竟然是叶不羞那个混蛋?!他来干嘛?刺探军情?老林你说我要不要出去找块板砖时刻准备着解决掉那个祸害?”

 

 

韩文清穿过感应门就看到了等在一边的叶修。比他脑袋上的绷带更扎眼的就是他身边的护士,那个中年女护士手里捏着个烟盒正怒气冲冲的教训,“这是医院,你是病人,刚处理完伤口就抽烟你是多大的烟瘾啊?这不但对其他患者不健康更是在危害你自己的生命!…………”

等了五分钟,韩文清约摸着女护士说的差不多了才走过去,“我来接你。”

叶修头上打了好几圈绷带,有的头发被压的高高竖起,虽说平时不修边幅,但这形象却着实可笑了些。好在韩文清不是张佳乐,不会抓住每一个机会吐槽,于是他向护士道了谢,便带着叶修离开了。

“等下。”走到医院门口,荣耀教科书眼力极佳的发现了一个超市,当即叫了暂停,往那边走去。韩文清低头看了下表,没有说话。不过三分钟,叶修就叼着烟溜达回来,刚进入韩文清boss的仇恨范围就挨了计叶口夺烟。不等叶修开技能,韩文清的手一转就从他上衣口袋里掏出那包刚拆封的烟。
    “老韩你这就过分了啊,这是抢劫,是犯罪。”
    “怎么弄的?”某人压根无视这个问题,把烟往自己裤兜一装就钻进驾驶座。
    “霸图粉拍的,”叶修拉开车门坐进去,“本来就是来这边看个老朋友,结果不小心让你们脑残粉认出来了,刚进巷子就挨了一板砖。”
    “人呢?”
    “跑了呗。”

“什么时候回去?”
    “后天,去b市。”
    “哦。”
    叶修在座位上调整了个压不到伤口的位置,闭上眼。他昨晚的飞机,一大早到了之后辗转了两个小时才到老友那边,约好明晚的饭局就出门找旅馆打算补个眠,结果还没等他找到就挨了块冷砖,直接给拍医院来了。刚安生下来就迅速的进入了休眠状态。

韩文清的车开得很稳,半分颠簸也无,因而叶修路上睡得不错。可惜一停车就被等在专属停车场的家伙咚咚的砸窗户声给吵醒了。
    “开门啊,开门啊,你有本事打电话你有本事开门啊!叶不羞你开门啊!我知道你在队长车里面!”

“他天天这么吵?霸图这是要打算学蓝雨补个贱圣?对战的时候他手速够不够?”叶修看了一眼外面的噪音源,回头问道。
    韩文清拔了钥匙,回避了这个问题,“下车。”

于是叶修推开了车门。扒在门边的张佳乐差点被这次突袭给掀出一个强制倒地技能来。
    “卑鄙,太卑鄙!”张佳乐刚一站稳就冲着叶修扑了上去,然后他发现了某人脑袋上存在感极强的装备,“卧槽,苍天有眼啦,叶不羞你终于遭报应了!”
    “凭什么报应我?因为我害你太二了么?”叶修关上车门,顺便开嘲讽,瞥向张佳乐的时候发现他手里攥着块半大不小的砖头,“巷子里砸我的不会就是你吧?万年老二竟然学会打击报复了?”

不等张佳乐解释,叶修又补了个刀,“你光砸死我不够啊,要不再给你订个去轮回的票?小周还等你板砖呢。”
    走在前面的韩文清回头看了一眼还在车边上吵吵的两人皱了皱眉,“快点。”

叶修抛下短路了的某人快步跟了上去。倒是张佳乐反应了好一会才炸着一头毛追过去。
    “哟,老林,新杰,练着呐?”跟着韩文清走到霸图训练室的叶某人四下瞅了一眼就发现坐在一起做常规练习的两人,然后就淡定的坐到张新杰旁边去了。

“叶神这是挂彩了?群嘲技能开过了吧?”林敬言把冷暗雷往悬崖脚下一停,扭头调笑。

“我这可是你们粉丝的爱。”叶修拿起鼠标,操作着大漠孤烟扔了几个技能。

只是诡异的走位让林敬言有些头痛。为什么这么正经的技能配上他的操作就显得这么的,猥琐呢?猥琐的大漠孤烟,瞎眼啊!!!

“医生说你得好好休息。”韩文清稍微用了些力就把不运动的弱鸡死宅之爪挤到一边,顺带大爆手速退了练习软件拔了卡。
    “什么医生,就是一个中年大妈。你不提我还忘了,你来那么早怎么就任凭那大妈教训我呢?啧,忒不够意思。”
    “我们队长干嘛帮你!没让你在医院呆到死就是我们心地善良。哼。”
    “多大仇,”叶修也不多和他纠缠,伸手就拽韩文清的衣服,“老韩,给安排个屋。我去补一觉。”
    “过几天轮回来交流,空余的房间都整理着,住不了。”张新杰一边操作着石不转在固定坐标处点了朵神圣之火边说明。
    “他和我睡。”
    “随便。”

 

 

“我睡床,你打地铺。”叶修在屋里转了一圈,就坐到床上了。韩文清的屋子自然是干净的很。除了床、配电脑的电不脑桌还有衣柜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韩文清把备用的被子从柜子里拽出来,无视某人嚣张的要求,“靠里睡。一会叫你吃饭。”

“不吃。”

“不吃?”

“………………好吧,我吃就是了。老韩你别瞪我了。我怕我做恶梦。”

回应他的是不轻不重的关门声。

 

 

“这货来这边干嘛?”张佳乐坐回自己的位子,重新插卡继续训练。

“大约是来看朋友。”林敬言虽然入圈比叶修晚了那么一阵子,但是对于联盟初期大量游戏玩家涌入联盟却被拒的事情还是比较了解的。很多最初的职业玩家由于入圈年龄本来就不小,很快就退出了荣耀舞台,像老魏这种还雄赳赳气昂昂往联盟冲的老头子可是真不多了。那时候玩的大多都是互相认识的,对于叶修一有空就会拜访老同志的事情,林敬言还是知道一些的。这次他跑到霸图地头上都不打招呼,自然只可能是这件事了。

“天真。”韩文清也坐回来,想到那个家伙的所作所为,跟了句评价。

什么时候能够,不这么天真呢?不过不这样的话,叶修也就不会是叶修了。

 

 

韩文清找到叶修的时候,那货已经趴在别人腿上睡着了。从桌子上杯盘狼藉的样子判断,这次聚会人还是相当多。

“韩队来接我们队长啊。”本来有一搭没一搭的拍着荣耀教科书后背哄其入睡的青年看到眼前多出来的人,轻声打了个招呼。

韩文清自然是认识这个人的,吴雪峰:最早站在斗神身边的男人,气冲云水的操作者。几年不见,模样并没有变太多变化,还是淡淡的。

“阿秋,起来了,”吴雪峰推了推睡死的某人,冲等着的韩文清笑的有些无奈,看向叶修的目光却是宠溺的,“阿秋,韩文清来接你了。”

去年的新闻他自然是早就看过,叶修叶秋名字风波却没影响到他,从他进入联盟到他离开联盟,这个躺在他腿上的男人一直挡在他的身前,做他的队长。名字只不过是个代号,对于他而言,只要叶修还是叶修,什么都不会改变。

睡着的人眼睛勉强睁开个缝,认清韩文清的身形后除了再次闭上眼睡去之外什么都没有做。

“把他交给你了。”吴雪峰揉了揉叶某人的发丝,将他扶起来依靠到韩文清怀里。

“我要结婚了,”韩文清整理姿势的时候,吴雪峰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缓缓吐出来,笑的有些模糊,“所以,他就交给你了。顺带,在他醒之前再给他买包烟。”

韩文清不知道是否应该祝福,沉默到最后,只回应了一个:“恩。”

 

 

叶修醒的很晚。醒来的时候韩文清仍没有睡。

“你还抽烟?”

“给你买了一包,”韩文清弹了下烟灰,慢慢解释,“你老不醒,我也睡不着。就拿一根抽一抽。其实也没什么意思。”

“是没什么意思,”叶修揉了揉头发,“但总归是个寄托。”

“你觉得我们俩这算什么?”

“什么算什么?”

韩文清把剩下大半的烟按死在荣耀纪念版的烟灰缸里,回头看进叶修眼睛里,“给个名分。”

一时安静。然后叶修骂了句“艹”,跌撞着爬下床,粗暴的把带来的一小包行李拆开,然后把一团纸冲着韩文清的脑袋就砸过去。扔过一团后,似乎还不解气,干脆把自己换洗衣物、洗漱物品、钱包证件一股脑的全砸了过去。

韩文清被砸的有些痛,但叶修不是无理取闹的人,因而还是耐着性子顶着连击,把交易物品打开了。

那团纸是一张机票。

B市飞Q市。时间是四天后。

叶修的假期挺短,毕竟还要应付下一季的联赛,作为队里的主要负责人物,能有一个多星期的空余时间就很不错了。

霸图是他的第一站,也是他的最后一站。

 

 

飞再远,也会飞回来。因为手里捏着回程票。

更因为,回来的地方,有你。

 

 

——————————————END——————————————


评论(4)

热度(22)